脱贫摘帽后,保亭的变与不变

2019-05-02 10:23:46 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 评论 打印 复制链接 复制正文 繁体中文 字号

  “琼中县、保亭县符合贫困县退出的条件,同意脱贫退出。”4月27日上午,海南省政府在海口举行新闻发布会,省政府副秘书长李劲松宣读了《海南省人民政府关于同意琼中县、保亭县脱贫退出的批复》。

  “保亭摘掉了近20年的‘国家级扶贫开发重点县’帽子,这是保亭发展进程中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件大事。”出席发布会的保亭黎族苗族自治县政府副县长金海波如是说。

  对保亭而言,“脱贫摘帽”这四个字的分量到底有多重?连金海波也给不了答案。因为脱贫摘帽的背后,是无数保亭人长年累月的默默付出,而发布会的时间太短,金海波只能把保亭脱贫的经验浓缩到几分钟的发布稿中。

  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攻坚战中,保亭到底以何取胜?“脱贫摘帽”对保亭老百姓的影响几何?今后保亭的工作重心是否会发生转变?

  当七仙岭上的云雾散开,山下的保城轮廓清晰可见。

  有人倒在攻坚路上 “如今一切都值了”

  近日,在保亭毛感乡政府,从一楼大厅到各个楼层的办公室,随处可见到前来办事的群众,乡长许环峰走在楼梯间就碰到好几个熟悉的群众,并跟他们一一打了招呼。

  谈及脱贫摘帽,许环峰长舒了一口气:“大家的付出终有回报,如今一切都值了。”许环峰到毛感乡上任时,正好是保亭脱贫攻坚最艰难的时期,全乡扶贫干部的辛苦付出他都看在眼里。那段时间,许环峰除了必须待在办公室给各个村委会呈报上来的各种扶贫报表审核签字,其余时间基本都是在路上:要么是去县里参加会议,要么是下村。

  范载煌也是毛感乡的一名乡干部,老家在儋州,脱贫攻坚时期他基本上很少回家,“一个月回一趟家已经算不错了,而且都是过一夜就走。”

  “挂图作战”“连续作战”是保亭扶贫干部经历最多的状况。生前任毛感乡南春村党支部副书记、村委会副主任的石雄孙,就是在连续一段时间的忙碌之后突然发病,倒在了岗位上,再也没能醒来。

  石雄孙的妻子朱锦英回忆说,丈夫走前的一个月曾向她透露:“这段时间太累了。”朱锦英当时以为丈夫只是发发牢骚,没想到他突然就走了。

  “那时候爸爸太忙了,打电话总是说在搞扶贫材料,一周都见不到他一面。如果爸爸还在,我只希望他能好好休息,健健康康的。”石雄孙的大儿子说。

  如今,石雄孙已经走了两个月,脱贫户王菊一提到他还是忍不住抽泣:“他人太好了,帮过我们那么多,谁想到才四十来岁就走了……”村民朱宏明提及石雄孙也是红了眼圈,半晌憋出一句话:“他是好兄弟,群众的好兄弟……”

  基层干部依旧忙 “战斗还没有结束”

  4月28日中午时分,保亭加茂镇共村村委会内,几名村干部正在忙碌。有的整理材料,有的安装牌匾。一名驻村干部说,他的同事因为工作需要刚被调离,他立即被补充了进来,“战斗还没结束,战斗队一个也不能少。”这名年轻的驻村干部说。

  在共村羊场,驻村第一书记隋耀达正头顶烈日,带着一家设计公司的工作人员勘查现场,商量在羊舍的顶上安装光伏发电设备。“这里地形和环境不错,我们把光伏发电站和羊舍搞在一起,既能节约土地成本,又能形成效益循环,一举两得,对群众好处大着呢。”

 

 ▲共村黑山羊养殖基地

  隋耀达现在基本不提“贫困户”了,因为共村村委会的贫困户基本都脱贫了,目前仅剩下去年年底新增的一户因病致贫户还未脱贫。“贫困户是都脱贫了,可我们的工作并没少,因为要想让脱贫户永不返贫,最好的法子就是继续给他们谋福利,让他们的收入不断提高,生活越来越有保障。”隋耀达说,这处黑山羊养殖基地是他牵头开发的精准扶贫产业项目,以“合作社+贫困户”的模式运营,养殖规模从最初的160只发展到目前的400只左右,其间还卖了一些小羊崽,年收入在15万元到20万元之间,惠及60来户贫困户。但在2020年之后,这个产业项目将转型为村集体经济,惠及的对象不再是以贫困户为主,而是全体村民。“运营模式是要变了,但服务宗旨没有变,都是为了帮助群众增收,为乡村振兴夯实经济基础。”

  在隋耀达看来,脱贫摘帽并不意味着保亭的脱贫攻坚工作可以告一段落,后期的巩固工作仍是一项长期而艰难的工作,丝毫不能松懈。

  根据《中央办公厅 办公厅〈关于建立贫困退出机制的意见〉》,省级扶贫开发领导小组经对申请退出的贫困县核查通过并公示无异议的,还要向扶贫开发领导小组报告,经“国检”复核符合退出的,才由省级政府正式批准退出。

  在4月27日举行的发布会上,海南省扶贫办副主任符立东表示,琼中、保亭脱贫退出后,省扶贫办将督促两县继续抓好脱贫攻坚各项工作,防止出现松劲、懈怠,始终保持攻坚态势;加大对剩余贫困人口的帮扶力度,继续巩固发展脱贫成果,确保全面完成攻坚任务;继续给予扶持,在脱贫攻坚期内,按照“四个不摘”要求,保持原有扶贫政策不变,确保脱贫退出的稳定性和可持续;继续实行最严格的扶贫考核评估,强化监督管理,确保脱贫攻坚成果经得起历史和人民检验。

  群众越来越自信 “争取加盖两层”

  保亭由于地处山区,基础条件薄弱,整体发展受到制约,2002年被确定为国家级扶贫开发重点县。2016年—2018年年底,保亭累计投入扶贫资金6.66亿元,实现了6587户25951人成功脱贫。如今,走进保亭各个村庄你会发现,村子还是那个村子,但是村容村貌变得整洁靓丽了;人还都是那些人,但他们的精气神明显不一样了。

  4月29日下午,毛感乡东方村委会万如村的一栋新房子前,几位老年妇女坐在干净的地面上纳凉,闲聊着最近的干旱天气。“最难熬的就要过去了,天气预报说再过几天就要下雨了。”有人开心地说。

  对于万如村曾经的贫困户谭文勇来说,他们家最难熬的那段日子早已经成了过去式,“现在虽然也说不上富裕,但起码生活无忧了嘛!”谭文勇笑着说,之前他全家只靠种菜过日子,每个月的收入连温饱都无法保证,更不要说什么存款。小孩生病的时候,他不得不东借西凑。如今,政府帮他家盖起了新房子,还让他夫妻俩入了合作社,既可以去合作社的基地里干活,年底还能拿分红。“我老婆还当了农业面源污染协管员,每个月有700多元的工资呢!”谭文勇说。

  符长林一家也是万如村曾经的贫困户,如今他们一家也住在新盖的房子里,“两不愁三保障”。“我家老符以前好喝酒,一天到晚喝得醉醺醺的,啥活都不肯干,我也说不动他。没想到驻村扶贫干部上门没几次,就把他思想工作做通了。他现在不但少沾酒,还去尖峰岭那边当起了护林员,每个月能领2000元哩!”符长林的妻子一边说着一边笑个不停,笑声里充满了幸福感。当被问及今后打算时,她毫不掩饰地说:“努力干活多挣钱,争取再加盖两层!”说完又是一阵欢快的笑。

  保亭县有关负责人表示,经过这几年的脱贫攻坚,每个乡村都有了自己的产业,最重要的是改变了贫困户的精神面貌,激发了他们的内生动力,即便今后驻村工作队都撤走了,大家也有了发展的法子和路子,这才是永续的、宝贵的财富。(王小武 文宏武)

  

  (来源: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

版权声明:
1、三亚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固不承担稿件的连带责任。
2、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有侵权等请直接联系:news#qzhxw.com(请将#替换为@),我们将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