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眼微影估值137亿,腾讯为何挑起新的战争?

2017-09-25 16:42:45 财经头条 评论 打印 复制链接 繁体中文 字号

在淘票票的强势进攻下,猫眼、微影终于牵手,不仅共同分享多个票务品牌,还拥有了巨大的入口流量,三国杀演变至两强争霸,是谁在背后推波助澜?

从不打不相识到一笑泯恩仇,猫眼电影、微影时代终于成为了“一家人”。

9月21日,微影时代CEO林宁通过内部信宣布将与猫眼电影共同组建一家新公司“猫眼微影”,坐实合并一说。

当日晚间,光线传媒(300251.SZ)发布公告称,其控股的猫眼文化与微影时代、微格时代、林芝立新、瑞海方圆签署《增资认购协议》。

依据协议,微影时代的全资子公司微格时代作价39.74亿元分两次注入猫眼,首次以37.71亿获猫眼27.59%股份,第二次的2.03亿元视情况而增发;林芝利新的全资子公司瑞海方圆作价8.97亿元,认购猫眼6.56%股份。

交易完成后,“猫眼微影”不仅拥有猫眼、娱票儿、格瓦拉等多个票务品牌,还拥有腾讯微信、美团、大众点评的入口流量。

传闻已久的合并案尘埃落定,光线向完善电影制、宣、发、放产业链目标迈了一步,但为何却有业内人士评论说腾讯“为此也花了不少力气”?

估值137亿的猫眼微影

“这对于我们两家公司以及整个泛娱乐行业,都是一个巨大的新里程碑。”林宁在内部信的开头如此描述其与猫眼的合作。

根据公告,此次交易未涉及现金,关键在于猫眼、微影时代、腾讯三方以股换股进行合并。

一方面,猫眼注入电影和演出票务业务、行业专业服务以及电影投资宣发等全部业务;另一方面,微影时代将拥有电影、演出票务及相关资产的微格时代剥离、注入新公司;再者,引入瑞海方圆,其实际控制方为腾讯旗下产业基金,拥有电影、演出、赛事的微信入口等业务。

微影时代则彻底离开在线票务市场,专注于影视投资、制作、发行和体育业务,并保持与“猫眼微影”的战略合作。

对于猫眼而言,把票务业务以及流量资源收入囊中后,其市场估值随之提高。9月5日,光线传媒以9.999亿元为对价受让光线控股持有猫眼的11.11%股权,彼时猫眼整体估值为90亿元。如今,按照微影时代37.71亿获新猫眼27.59%股份计算,新猫眼估值约为137亿。

从微影时代方面来看,其核心的电影、演出票务业务仅作价39.74亿元,与其此前所说的70亿估值相差甚远。

对此,林宁接受财新采访时表示,微影时代中要与猫眼合并的部分将分批次注入“猫眼微影”,实际会有两到三步完成交割,“分批次注入后,微影时代注入资产最终估值将超过70亿元。”

▲猫眼增资扩股前后,光线系公司始终为第一大股东。

新媒体“壹娱观察”援引微影时代内部人士说法称,完成票务业务总体注入后,微影时代将占到“猫眼微影”约35%的股份,并且“虽然还未最终落定,但是猫眼微影总体估值将落在200亿上下,而不是按照当前股权估算的新猫眼的137亿元”。

在新猫眼股权比例方面,完成上述换股增资交易后,光线系公司控股比例从原来的77.13%降至50.79%,但仍为最大股东,其中非上市公司光线控股占30.96%、上市公司光线传媒占比19.83%;而微影时代为第二大股东,持股27.59%,其背后的华人文化、万达电影、华谊兄弟等投资者间接持股。

▲猫眼微影高管合影:顾思斌(左二)、王长田(左三)、林宁(左四)、郑志昊(右三)。

不过光线“控股未控权”,其在新猫眼管理层的7个席位中只占3个。按照内部信的说法,新猫眼董事长由光线传媒董事长王长田担任,微影时代董事长林宁任副董事长,猫眼电影CEO郑志昊、微影时代总裁顾思斌分别担任CEO、总裁。

与林宁略显官方地把双方战略合作的最大动因归结为“抱负相同,能力匹配”相比,王长田对于这笔交易情绪颇为积极,“此次合作是应运而生,是迎接中国电影市场进入新阶段的一次主动合作。”

巨头们的战争

“猫眼、微影最终能合并成功,少不了腾讯在里面‘添砖加瓦’。”不少业内人士一致认为,腾讯是这桩2017年国内互联网领域第一并购大单的幕后推手。

“很简单,两条业务线重合,腾讯便把它们给合并了。”其中一位业内人士告诉无冕财经(ID:wumiancaijing)。

2014年,微影时代成立(孵化自腾讯内部产品“微信电影票”),依靠着微信的一级入口迅速于在线票务市场站稳脚跟。随后2年内,微影时代共计获得50多亿元融资,腾讯则是从未缺席其中任何一轮融资。据工商信息显示,腾讯旗下产业基金为微影时代第一大股东,持有15.99%股权。

▲微影时代的融资情况。

而猫眼电影身上也流淌着腾讯的血液。腾讯曾多次投资美团,在此次交易前,后者持有猫眼电影12.87%股权、光线传媒6.4%股权。同时,猫眼作为彼时大众点评的电影/演出入口,位于在腾讯微信的二级入口处。9月11日,猫眼电影直接植入在微信搜索功能中,用户通过“搜一搜”便可直接通过猫眼电影小程序购票。

在外界看来,猫眼与微影时代合并有着先天的基因诱导,而此次交易以猫眼为主体整合合并业务,或者说,腾讯选择猫眼放弃微影时代,与微影时代的经营不善、猫眼的蒸蒸日上不无关系。

2016年,微影时代保底发行多部影片失败,损失惨重之余口碑开始下滑,其在票务市场的份额逐步被淘票票超越,D轮融资额进展迟缓则加速了原有资本方的寻求退出。

与之相反的是,猫眼业绩转好获腾讯青睐。根据光线传媒公告显示,2017年1-5 月,猫眼文化扭亏为盈,实现营业收入10.2亿、净利润7312万。同时,猫眼开发“实时票房分析”功能、推出衍生品电商业务,一定程度上提高了用户黏性。据比达咨询《2017年第1季度中国在线电影票市场》报告显示,猫眼电影以22.96%的市场份额排名第一。

▲猫眼文化2016年度、2017年1-5月营收情况。

但来自阿里系淘票票的威胁,是腾讯参与促进此次交易更为关键的原因。事实上,猫眼与微影合并虽在情理之中,也是无奈之举。

得益于超50亿票房的电影《战狼2》,作为其独家互联网联合发行平台的淘票票一跃成为暑期档占据市场份额最大的票务平台,以30.94%的成绩超过29.72%的猫眼,打破原来猫眼常居在线票务市场第一的格局。

且在猫眼和微影频传合并消息的8月,阿里影业宣布作价13.3亿元收购淘票票6名股东合计9.12%股权。交易完成后,阿里影业持有淘票票96.71%股权。按照阿里影业当时的表态,增持是“要将淘票票打造为电影产业新基础设施的核心平台,符合公司围绕娱乐实业生态进行布局和业务升级的需求”。

纵观阿里影业成立至今的动作,线上票务一直是阿里影业坚守的阵地之一。

2016年,阿里影业由于投入巨额票补亏损净额达9.76亿元,业内多有质疑、不解。对此,在第20届上海国际电影节上,阿里影业董事局主席兼CEO俞永福直言,阿里影业现在最大的优势就是账上的钱还是百亿的规模,对淘票票投入无上限。”

▲猫眼与娱票儿合并后,腾讯、阿里的电影产业部分布局及传统影视公司的资本关系。

除此之外,阿里影业将淘票票作为一项战略性投入来对待,对外一律宣称“公司将全力支持淘票票的发展,未来将继续加大投入,以强化淘票票的进攻队形”。

一位接近此次交易人士认为,淘票票的强势进攻,让投资方认识到,即使再投入再长的时间和金钱,猫眼电影和微影时代都无法取得垄断性地位,且有可能随着时间推移进一步丧失领先优势,“所以合并也许是个不错的选择”。

如今新猫眼背靠腾讯、光线,光线、淘票票倚着阿里,一场大规模的较量即将上演。不过相比起滴滴、快的合并形成的共享出行领域一枝独秀局面,猫眼、微影时代的合并还只是个开始。

版权声明:本文由无冕财经原创,版权归无冕财经所有。转载时,请注明“转载自无冕财经(ID:wumiancaijing),作者:海

  (来源:财经头条)

阅读助手:发布评论 加入收藏 打印正文 复制链接 关闭本页 报错
  • 编辑:张夏

版权声明:
1、三亚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固不承担稿件的连带责任。
2、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有侵权等请直接联系:news#qzhxw.com(请将#替换为@),我们将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