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樟柯:《江湖儿女》票房超出我的预期,非常惊喜

2018-09-26 17:54:23 搜狐娱乐 评论 打印 复制链接 繁体中文 字号

原标题:贾樟柯:《江湖儿女》票房超出我的预期,非常惊喜

贾樟柯深度解读《江湖儿女》,感谢时间的赐予

三亚网娱乐 据搜狐娱乐消息讯 (哈麦/文)贾樟柯新作《江湖儿女》中秋档上映四天,票房突破5000万。虽然不及“古惑仔”多年后重聚集结的《黄金兄弟》,也不及郭敬明小说改编的《悲伤逆流成河》,但对于贾樟柯作品来说,这已经是最好的成绩了。之前多年,他拍的电影都是小众待遇,只有《山河故人》算是有些规模,票房也就3200多万。

虽然相比一点都不多,但贾樟柯对这个票房成绩已经非常满意,在接受采访时直言“非常惊喜,超出预期,观众变得成熟起来了”。另外,贾樟柯还谈了很多他对于这部电影的理解,对当下中国社会和人情的看法,对赵涛和廖凡表演的评价,以及诸多电影细节设计的想法。

Q:影片上映4天取得4000多万票房,明显少于同日上映的《悲伤逆流成河》。是否是预料之内?您的心理预期是多少?觉得少吗?

A:今天是《江湖儿女》上映的第四天,我们在上映两天半的时候,获得了超过三千五百万的票房,打破了我上一部影片《山河故人》的记录。包括我们整个宣发团队对这个成绩都非常惊喜,因为都超出我们的预期。

本来我们以为这个电影应该是长线的,但是没有想到在这个中秋佳节,到今天第四天,已经爆发式的有这么多观众走进影院。而且从每天有一千四百多万的票房收入来看,应该是除了过去喜欢我电影类型的观众之外,这一次我们唤醒了非常多非传统的贾樟柯电影的观众。这是一个非常让人惊喜的事情,我们确实是觉得整个中国电影的观众变得成熟起来,我们也值得为这种进步感到骄傲。

昨天,我们同事统计了一下,目前能够在网络上看到的自发写给《江湖儿女》的文章多达六百多篇。一部电影放在电影市场里面,能激发出这么多人的共鸣,他们愿意坐下来,写一篇长文来谈论这部电影,我觉得就是这个电影的胜利。因为电影不就是用来让人产生共鸣,互相呼应的吗?

前天,我在微信上发了一个我山西朋友转来的文章,那个作者有二十年没有写东西了,他看完《江湖儿女》之后非常激动,又提起笔来写了一篇文章。在文章的结尾,他说江湖再大不过是赵涛手里的那瓶水,我觉得真的是真知灼见。

这个电影对于那些对生活有感悟,有体察的人来说,确实他们在理解的时候会把自己的生命经验调动起来。另外,我们在一站一站的路演中,发现观众非常年轻,而那些年轻的孩子不像人们想的不知世事,他们对电影的理解也是让我很惊喜的。

Q:有人说贾导您在《江湖儿女》里塑造了一个为爱情智商不在线的女性形象,确实生活中这样的女性很多,贾导对这样的女性有什么评价和建议吗?

A:我觉得如果一个女人在恋爱的过程中展现出超高的智商,可能那个爱情的纯度就有问题了。其实不论是男性还是女性,在恋爱中智商不高,都是因为我们真心相爱不算计,不存私心才会以身相许。这个电影就是讲在我们的生活里,或者是在过去,其实以身相许不算计的爱情占了大多数,那或许现在爱情中追求智商是因为纯度不太高了吧。

Q:赵涛是有独特气质的女性,非常霸气。但有网友表示,她之于贾导,给电影减分。您一直坚持用赵涛做女主角,这一点您怎么看?

A:当我在现场拍摄《江湖儿女》以及剪辑《江湖儿女》的时候,我自己知道赵涛跟廖凡两位演员的表演赋予了这个电影超过剧本水平更多的东西。

这一路路演下来,每一场次跟观众的见面,观众对赵涛表演的盛赞、对她塑造的崭新的女性形象的热爱,我觉得是她表演生涯里面一个新的高峰。

Q:对于廖凡的表现,您怎么看?他的角色获得了观众的“渣男”评价,您认可吗?

A:昨天在路演的时候,有一位女观众说,廖凡演的斌哥是一个渣男吗?我听了就笑了,我说,如果你理解他是一个渣男的话,那对我来说他是一个让人心疼的渣男。

其实在电影中,儿女是同等重要的。廖凡这个角色,我觉得他是从一个有情有义、江湖豪情四射的这样一个男性,逐渐的在生活过程中,迷失自己,跟我们大多数人一样,无非是追求世俗意义上的成功,有钱有权。

廖凡饰演的是一个迷失者的形象,这次写剧本也是我第一次,突然开始对男性有一种反思,或许因为我自己是一个男性导演。我就开玩笑,我说如果我是一个女性,可能《江湖儿女》里面的女性形象就会变得糟糕了一点。

总之,我觉得多少年之后,我们再看人,就像这个电影的片名一样,“灰烬是最洁白的”,我们终究会化为灰烬。只有拥有这样一种时间观点的时候,我们才会体察,会原谅,会心怀恻隐之心的去面对电影中每一个有毛病的人。

Q:巧巧和斌哥之间是一种怎样的恋爱关系?最后结局斌哥走了,巧巧一直徘徊在门口,她对斌哥还是有爱的吧?那为什么斌哥问巧巧还爱不爱的时候她没有正面回答呢?

A:谈到赵涛演的巧巧这个人物跟斌哥的爱情关系,我觉得电影里面赵涛说的就很清楚了啊,过去两个人相爱,是有情有义。那么廖凡扮演的这个斌哥,其实在情感上对赵涛有过毁灭性的打击,在三峡分手之后,我觉得就像赵涛说的一样,她其实对斌哥已经无情了。但是为什么要收留斌哥呢,是因为义。

我过去不会把情义分开,因为小时候受的教育是有情有义,但这个世界上人和人不会一直有情,但义是需要的,义意味着做人的一种底线,一种恻隐之心,作为人对他人的一种体察。

Q:关于江湖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解读,在您看来什么是江湖呢?

A:我想拍江湖的故事由来已久,可能因为我是一个男性导演吧。我出生在70年,所以早年间也有这种街头生活的记忆。我觉得江湖里面的人有血有肉,是特别有魅力的一些人。

那对我来说什么是江湖呢,我觉得首先江湖它是指这种激荡的变动的社会背景。像胡金铨的电影,像《龙门客栈》、《侠女》里面的明代,张彻电影里面的清代,还有吴宇森电影里面的七八十年代的香港。江湖故事总是把时间放在一个动荡的、激烈变革的时代。另外一方面,江湖也意味着这种危机四伏的生存环境,还有复杂的人际关系。这就是我理解的江湖。

但是在《江湖儿女》里面,除了这些之外,我觉得它跟我们每个人也息息相关。因为我觉得现在咱们大多数人都是离开家乡去外地闯江湖,找到一个适合自己生存的地方,这种四海为家漂泊的感受,其实是在每个人心里面的。

Q:有人说这是一部贾樟柯集大成的作品,有很多以前作品的内容,很多人可能会认为这是您的一个阶段性总结,是一种风格的结束,是这样吗?

A:这一次的《江湖儿女》,我觉得对我来说是一个长篇小说式的写作。它首先是时间跨度比较大,从2001年到2018年这十七年的时间。再一个是空间跨度大,我们是从山西拍到了三峡,从三峡拍到武汉,从武汉拍到了新疆,从新疆又拍回了山西,这样的一个七千七百公里的大的空间转换。

另外一个就是人,因为闯江湖就是经历不同的人,所以出场的角色特别多,在江湖路上,经历不同的人,要有操着不同口音的,不同身份的。我也很幸运,在写剧本的时候,想到的那些人物形象,就比如想让徐峥演一个民间科学家。在拍的时候他们都能够克服困难来帮我演,非常感激他们。

Q:作为您的影迷能从新作中看到过去几部作品中的元素还是蛮惊喜的,但是也有影迷认为这是您自恋的一种表现。您是怎么考虑的呢?您怎么看贾樟柯电影宇宙这个说法?

A:我觉得一个导演忠实于自己的情感世界,忠实于自己所感兴趣的人跟事,这称不上是自恋吧。只有你忠实于自己,所描写的人才是电影最有价值的部分,才能够最把自己的真情实感调动出来。

如果从这个角度来说,我觉得电影历史上几乎所有的导演都是忠实于自己的。像小津安二郎,他一直在拍家庭。比如小说家福克纳,也一直在写他的小镇。总有一些人,对于很多人跟事是一直无法忘记,无法忘却,无法离开的,我可能属于这种人,我无法离开我喜欢的人群。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这就是真实的贾樟柯而不是所谓自恋的贾樟柯。

Q:电影选择2001年作为故事开端,这个时间点对你来说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吗?

A:把这个故事的起点放在2001年,首先是因为我想拍一个时间跨度比较大的电影。因为江湖的故事,对我来说并不单单想讲街头热血、荷尔蒙飞扬的那个年纪,也想谈在时间的变化过程中对人的影响。这样的故事,只有把它放在一个长时间跨度里面我才有兴趣去写。

放在2001年是因为它是世纪之初,那个时候旧的江湖道义原则跟新的价值观、新的为人处世的方法混在一起,就好像廖凡演的斌哥,过去有情有义,忠守江湖原则,但是也收一点儿钱,帮人铲事。

到了三峡部分赵涛去找刁亦男演的大学生的时候,大学生跟他说了一句话

  (来源:搜狐娱乐)

阅读助手:发布评论 加入收藏 打印正文 复制链接 关闭本页 报错
  • 编辑:张夏

版权声明:
1、三亚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固不承担稿件的连带责任。
2、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有侵权等请直接联系:news#qzhxw.com(请将#替换为@),我们将及时删除!